吴谢宇弑母案进展 北大才子弑母最新进展被指控涉嫌三宗罪(4)

来源:互联网    作者:toutiaonews    人气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4    

确实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。

吴谢宇的爷爷、奶奶、父亲相继去世

吴谢宇父亲的老家,在莆田仙游县度尾镇一个普通农村。

“他们家以前一直是村里最困难的一户。”邻居告诉记者。去年,吴谢宇的姑父刘明(化名)用自己打工挣来的20多万元积蓄将土房改建成了二层砖石房,不少邻居都来免费为他们建房子以节省这家“有两个低保户”家庭的开支。

在这个村子里,到处是因为加工红木家具渐渐致富的家庭作坊,但吴家与这一切绝缘。“他们家儿子最有出息,在福州的大国营铝厂做副厂长。”在2010年吴谢宇父亲离世之前,邻居们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存在一种“羡慕多于同情”的情绪。

刘明告诉记者,吴谢宇82岁的奶奶在其被捕之前的4月10日因心脏病离世了。早在2016年老家人得知吴谢宇成为“警方通缉对象”后,就一直瞒着老人。“其实哪里瞒得住,我岳母有一次可能是上街听人家议论了,就还是知道了。她回家也不问我们,但是从那以后身体就越来越差……”

目前常年在老家的只有5口人,包括吴谢宇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爷爷,以及吴谢宇患有智力障碍的第5个姑姑一家四口。

其实,吴谢宇的亲生爷爷在早年就因为肝癌去世,他和奶奶生下了4个女儿和吴谢宇父亲。目前健在的吴家爷爷是吴谢宇奶奶的第二任丈夫,他和吴谢宇奶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女儿,其中一位早年就送人抚养,另一位就是目前留在家中的小姑姑。

“小宇亲爷爷和奶奶生的几个孩子都没有先天的精神疾病,唯一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三女儿也是中年才发病的,主要是因为和哥哥介绍的一位男子恋爱失败后,难以走出感情阴霾而逐渐崩溃。”至于刘明的妻子,吴谢宇的小姑姑,也是因为“小时候一次生病没有及时治疗,影响了大脑,现在只是有点呆傻,没有精神病的症状”。

来自四川的上门女婿刘明的一只手有残疾,却是吴家目前的顶梁柱。“大哥以前是这里最成功的,他一年给家里的钱总是上万元。”在刘明和周围邻居眼里,吴谢宇的父亲这一家无疑是慷慨而体面的。每年过年短暂回家,3个人就会给老家的亲人准备各种礼物。

“他们一家三口回来总是在一楼客厅搬三把椅子,挨得很近地坐着,笑着聊天,很亲热的样子。”在刘明的记忆里,他们三个“总是黏在一起”。

谢天琴在吴家老家,同样话很少,被人问一句她答一句;吴谢宇的父亲则总是爱教育家中的姊妹“做人要做个好人,有责任心、有良心”。“小宇初中时总是背着一个很大的书包,里面装很多书回家,和家里人玩一会儿就做作业去了,不用任何人监督。”刘明说。

“夫妻感情好不好,我们不知道,但是嫂子的确是很贤惠的女人。”刘明回忆在老家时每天起床谢天琴都会把丈夫的洗脸水打好。刘明曾经去大哥位于福州马尾的铝厂工作过20多天,他记得自己当时几乎每天都有谢天琴为他准备的点心,不是猪脚就是鸡蛋。

一家三口的生活却十分节约。这在平日里长期打零工的刘明看来也是如此。“他们3个人穿得都很普通,家里没有私家车,都是坐客车回来的。”刘明记忆深刻的是一次自己买了20元肥肠招待亲戚,却被大哥教育了一顿:你应该节省一点,如果省下两顿肥肠钱,就够一家人一天的生活费。

2010年,吴谢宇的父亲因患肝癌治疗无果,回老家休养,这符合当地人“叶落归根”的理念。那一个多月里,他显得很平静,每天在田间散步,谢天琴还在上班,每周末都来看丈夫。而吴谢宇在亲戚的记忆里,因为“学业重”从来没有回来过。

吴谢宇的父亲离世那天,只在床头的小本子上留下了“姐妹团结一心”的字迹,没有更多关于后事的叮咛。他的葬礼,从福州赶来的厂里同事不下百人。

谢天琴和吴谢宇一前一后回了老家。“小宇是边哭边跑回来的,大哭。”刘明回忆。

至此,刘明便再也没有在乡下见过吴谢宇。谢天琴每年回来扫墓一次,递给婆婆一个信封袋,里面装着一两千元。“大哥的墓碑就在老家,是双人穴。但大嫂的骨灰到现在还没有落葬。”刘明说。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责任编辑:toutiaonew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