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木堡之变(中)

2020-10-02 tudou 互联网
浏览

知道诸葛亮的人,大多知道他写给后主刘禅的《出师表》。其中“亲贤臣,远小人,此先汉所以兴隆也;亲小人,远贤臣,此后汉所以倾颓也”一句,流传千古。纵观中国历史,朝代兴盛衰败莫不如此。明朝在经历了“仁宣之治”后,继位的英宗朱祁镇却“亲小人,远贤臣”,改写了明朝的历史。

明英宗朱祁镇虽然名为亲征,但军务大事皆由监军太监王振决定,将领处处受王振节制,无法按己意指挥作战,而王振不懂军事,指挥接连失当,致使明军屡战屡败。七月十九日,英宗率领二十余万大军出居庸关,过怀来,至宣府。二十八日至大同东北的阳和(山西阳高县)。大军出京前,大同总督西宁侯宋瑛、总兵官武进伯朱冕及都督石亨,曾于十五日在阳和迎战也先军。明军大败,全军覆灭。宋瑛、朱冕战死,石亨单骑逃回,监军太监郭敬伏草丛中逃脱。英宗大军到阳和,见伏尸遍野,军队士气低落,加之风雨交加,众皆危惧,军纪大坏。随军群臣多次上表劝谏英宗停止行军,而太监王振大怒,命上表群臣到阵前助威。大军尚未到达大同,明军已经开始缺粮。士兵饥疲交加,沿途多有死亡。而瓦剌军队佯败避战,引诱明军深入险境。

八月初一,明军到达大同,众大臣认为应该立即撤军,可是王振再次下令继续向北进军,途中众文武大臣多次劝谏。兵部尚书邝埜冒死闯进英宗行在“力请回銮”,户部尚书王佐整日跪伏在草丛中,请求皇帝南还,钦天监监正彭德清以天象示警相劝。而王振生气的说:“倘有此,亦天命也”。不久驸马都尉井源战败的消息传来,镇守太监郭敬秘告王振以现在的形势断不可再向北前进,此时王振才开始打算班师。

8月3日,明朝20万大军从大同一开拔,也先就继续攻打大同。骑兵攻城,本来就没什么优势,也先根本就打不下大同。但朱祁镇君臣听说也先又开始攻大同,不但不敢分一些步兵去协助守城,而且跑的更快。此时在宣府一带赛刊王瓦剌军,正位于明大军的东北方向。

8月12日,明军大部队来到雷家寨,这时候明朝主力实际已越过赛刊王瓦剌军的集结地鹞儿岭。于是赛刊王瓦剌军派遣小股部队袭击了明朝的殿后部队,明英宗遂遣皇亲恭顺侯吴克忠、都督吴克勤率领本部蒙古骑兵前往御敌,吴部蒙古骑兵为瓦剌军矢石砸死,两人皆战死。明军的后防骑兵部队虽一战被击溃,但赛刊王不敢追击,依然是率大军,躲回鹞儿岭的山谷隘口后面。这时候明朝的指挥官接到求援战报,以为敌方人数不多,决定派成国公朱勇率领薛绶带4万骑兵去救援吴克忠。朱勇是皇亲宗室,以为是立功授奖的好机会,这些好了,明朝的骑兵4万主力与赛刊王瓦剌的2万部队相遇于鹞儿岭(今河北涿鹿西北)。监军刘僧不了解地形,在大军阵势没有摆开之前就贸然率部突入隘口。朱勇担心刘僧出事,挥兵跟进,结果中了瓦剌军事先设下的埋伏,遭瓦剌伏击,亦全军覆没。史载:其军败,弦断矢尽,犹持空弓击敌。敌怒,支解之。既而知其本蒙古人也,曰:“此吾同类,宜勇健若此。”相与哭之。薛绶算是本次战斗中,唯一让瓦剌敌人佩服的明朝对手。

4万骑兵全体被歼的消息回来,15万缺少骑兵保护的步兵了,他们的心理阴影更大了。瓦剌此时也还不知道明朝大军,已经没有骑兵部队了,于是赛刊王派出小股部队,一方面尾随试探,同时他将明军的方位通知了也先,两军对行动缓慢的明军形成了合围。

明军的撤退,让王振的虚荣心忽然升腾。为了让父老乡亲看到他的显贵,王振下令大军绕道紫荆关(河北易县)撤回京城,以便大军途经其家乡蔚州,让皇帝驾临其府第,以此向家乡父老炫耀自己有多么多么牛。可是王振率军撤退走了四十里的时候,又担忧人马踩踏自己家的庄稼,临时改变向宣府(河北宣化)行进。瓦剌骑兵得知明军不战而退,也先下令追击,大同参将郭登等人建议,不能改道,否则就会被瓦剌骑兵追上。王振不听,坚持改道向东行进。明军向东迂回,走冤枉道,等于给瓦剌骑兵赢得了时间,不久追袭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