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第一代专权太监王振

2020-10-17 tudou 互联网
浏览

北京东二环朝阳门立交桥东南有一座白色、几座半圆球的建筑,那是著名建筑师扎哈·哈迪德设计的银河SOHO,顺着其西侧小胡同向南走到大方家胡同,一拐弯就到了到禄米仓胡同,再往前就到了禄米仓东口路北的智化寺。山门临街,有石狮一对,砖砌仿木结构,拱券门,黑琉璃筒瓦单檐歇山顶,面阔三间,进深一间,门额上有石刻“敕赐智化寺”。智化寺坐北朝南,占地2公顷多,原有中路5进院落,及东跨院后庙和西跨院方丈院。现中路仍保留四进院落,东跨院为小学所占用。智化寺的古建筑、佛教艺术、京音乐是其三大突出的看点,价值之高、特色之鲜明,是京城其他寺庙所不具备的。

智化寺原为宦官王振的家庙,明英宗赐名“报恩智化禅寺”。据《明史》记载,明朝开国皇帝太祖朱元璋曾置铁牌于宫门,高约三尺,上铸:“内官不得干预朝政,预者斩”。王振命人摘去铁牌后,就在京城为自己建造了一所豪华的宅第,并于宅东“建智化寺,穷极土木。”智化寺始建于明英宗正统九年(1444年)正月初九日,而落成于三月初一,竟然只用了不到两个月。智化寺的建筑时间之短,成为智化寺的一个谜团。智化寺竖立“敕赐智化禅寺之记”和“敕赐智化禅寺报恩之碑”两碑。对于短期内建成的智化寺,著名的古建专家刘敦桢先生给出的解释是,怀疑碑文所记开工、竣工年月,未必与事实符合。

清代的《天咫偶闻》认为智化寺是王振舍宅而建,从王振本传“作大第皇城东,建智化寺,穷极土木”的行文记载推测,他建宅第、建寺院应该是统一规划。宅第竣工后接着修建寺院,建筑材料也应该早已准备充足。王振作为当时一人之下、呼风唤雨的人物,修建大兴隆寺之时,就“日役万人”,对于自己的家庙自然会更加不遗余力,施工的速度自然不能以常理推测。王振自己出资建立的智化寺,殿堂高大,装饰豪华,佛像及各种法器一应俱全。智化寺建成后,王振报告给英宗,英宗于是赐名“智化禅寺”。目前山门上汉白玉横匾“敕赐智化寺”仍存,“敕赐”意为皇帝御赐的寺名,所谓“智化”就是以佛的智慧普度众生。

王振是大明山西宣布政使司大同府蔚州薄家村人氏,也就是今天的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涌泉庄乡卜北堡人。关于王振入宫前的身份,大明学官黄润玉的孙子黄溥在《闲中今古录摘抄》中指出王振是“学官”属“教职”,而且还说明王振有子嗣。据说王振是一个落第秀才,略通经书,在私塾教书,后来又做了教官。但从智化寺的碑文上看,“臣窃唯一介微躬,生逢盛世,爰自早岁,获入禁庭,列官内秩,受太宗文皇帝眷爱,得遂问学,日承诲谕”。王振自称自己一介草民,赶上大好时机,早年入宫,在太宗时期就是已经是太监中的官员了,受到朱棣的喜爱,并且能上学。所以,王振应该在朱棣将首都迁到北京,就需要一批小太监,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宫的。

因为蔚县离北京近,王振家的儿子又多当然还得很穷,他的父母才狠心让他做了太监。在内书堂上学的小太监也不过十来岁,王振入宫年龄很可能就是10岁,也是说王振出应该出生于1410年左右,当然这也是推测。史称王振“狡黠”、善于伺察人意,入宫后颇得明宣宗喜爱,被任命为东宫局郎,服侍皇太子朱祁镇,也就是后来的明英宗。年幼的朱祁镇爱玩,王振便想出各种方法讨好太子,尽可能让他玩得痛快开心。

明宣宗朱瞻基在宣德十年(1435年)正月病死,朱祁镇即位。这时,朱祁镇年仅九岁,不能亲自处理国家大事,由其祖母、太皇太后张氏听政。一天,朱祁镇与小宦官在宫廷内玩耍。次日,王振故意当着三杨等人的面,向英宗跪奏说:“先皇帝为一球子,差点误了天下,陛下今天复蹈其好,是想把国家社稷引到哪里去!”并装出一副忠心耿耿、忧国忧民的模样。三杨听了深受感动,慨叹地说,宦官当中也有这样的人啊!对王振的戒备之心也因此日减。为了表示自己遵守规定,不参政事,王振每次到内阁去传达皇帝的旨意时,总是站在门外,假装不敢入内,三杨被其“忠心、守规矩”的假象迷惑。后来,王振再来传旨时,三杨打破惯例,把王振请到屋内就坐,讨论政事时也不加防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