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历史 073 土著儿童寄宿学校 草根

2020-11-19 tudou 互联网
浏览

上篇《清晰法案》咱们说了加拿大政府推出新法,来应对分裂国家的行为,本篇回来继续说跟原住民有关的话题,首先说说“土著儿童寄宿学校”。这个话题,草根打算先在咱们中国人民熟悉的语境里叙述一下,然后再说说当代西方社会,如何看待同一件事。

MohawkInstitute-1932

先是咱们中国人民熟悉的语境:

在老少边穷地区生活的少数民族群体,大都没有受到过现代文明的洗礼,头脑里充斥着诸多落后的思想观念,加上语言障碍,无法融入当今这个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。成年人的思想观念转变起来很难,熟练掌握一门新的语言更不容易,然而,不能让这样的情况一代一代延续下去,要从娃娃抓起,彻底改变这种落后的面貌。给学龄儿童提供普遍强制性的义务教育,势在必行。

鉴于老少边穷地区群众居住分散交通不便的现实,适龄儿童入学问题较大,建设一批寄宿学校,让孩子们集中起来生活和学习,不失为一种较好的解决办法。同时减少他们同父母的接触,更有助于免于受到上一代思想观念的影响。孩子们毕业以后,不但语言文化上同主流社会不会再有隔阂,还能学得一技之长,更好地融入这个现代的社会。

好了,接下来用现代加拿大的语言,来评说这件事。

R.C._Indian_Residential_School_Study_Time,_Fort_Resolution,_N.W.T

历史早期,加拿大政府对土著人采取强制同化政策,试图摧毁土著人的文化、传统和社会结构,使之完全融入加拿大的主流社会,目的显然是要消灭美洲的原住民文化。土著儿童寄宿学校,便是这一政策的一部分。

最早从1840年代开始,加拿大天主教、圣公会等几大主要教会,就开始创办这类寄宿学校。把孩子从印第安、因纽特和梅蒂斯三个土著民族父母手中夺走,送往教会学校进行同化教育。教会出面做这件事并不奇怪,以往加拿大的教育都由教会创办主管。《责任政府》那篇里面咱们提到,从那时候起,加拿大才开始逐渐有了脱离教会的教育体系。从1870年开始,这些教会开办的寄宿学校,得到了加拿大联邦政府的正式委托授权和资助。1920年加拿大《印第安法》修正案,把对6至15岁的印第安儿童的同化教育写入法律。这样的同化教育持续了100多年,七代人、15万土著儿童被强行带走,送到139所学校里进行同化。寄宿学校上世纪60年代后才逐步取消 ,最后一所学校1996年关闭。除新不伦瑞克和爱德华王子岛这两个省外,其它每个省和领地都有这类学校开办。前文《原住民和土地》里面咱们提到过的那位克里政治家马修·库恩,就是寄宿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。

总理克雷蒂安的对头保罗·马丁批评说,加拿大政府采取的这一政策是  “文化清洗”,是为了消灭土著人的文化价值和传统,想让所有土著儿童变成 “小白人”。这些土著人的孩子在学校里,没有权利说自己的语言,没有权利行使自己的宗教和习俗,这正是“清洗”的定义!

以前草根以为肉体消灭才算是种族清洗或者文化清洗,现在知道,原来毁灭传统的宗教和习俗也是,那破四旧算不算?批林不算批孔算不算?

Quappelle-indian-school-sask

这些孩子远离父母,其中三万多在寄宿学校里受到教会人员的虐待、体罚,甚至是性侵犯。统计显示,在1870-1990年期间,至少三千名学生在寄宿学校里死亡,大部分死于疾病,包括肺结核和西班牙流感,其他人死于营养不良、火灾或者其它事故。1937年,四名8到 9岁的男孩在逃跑过程中冻死,他们尸体被发现后,土著人寄宿学校的条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,但是没有带来任何变化,直到上个世纪末。

加拿大联邦政府意识到了对土著人同化政策的失败,曾任印第安人事务部长克雷蒂安总理检讨说,我们不能把因纽特人变成白人,不能把印第安人变成白人,印第安人就是生活在加拿大社会里的印第安人。

草根强烈怀疑,保罗·马丁如此不留情面地痛批土著儿童寄宿学校,跟克雷蒂安曾经担任印第安人事务部长不无关系。不要奇怪,资产阶级政客就是这副嘴脸。

在第一民族大会和因纽特人组织的支持下,寄宿学校的8万多幸存者,把联邦政府和各家教会告上法庭,这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大的一起集体诉讼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