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肥首个新冠肺炎密接者集中医学观察点迎来清零

2020-05-23 tudou 互联网
浏览

原标题:从1到0,44个人的83天守护

“周主任,到这边来啊!”一名同事穿过捧着花的人群,朝周明俊招手。在观察点的侧门阶梯上,一群人依次站着,有人咧着嘴笑,有人依偎着同伴悄悄抹去眼泪。

“来,大家准备好,我喊1、2、3,你们喊茄子。”阶梯下的摄影师朝着人群喊着。

“1、2、3!”

“茄子!”

4月30日上午,合肥市首个新冠肺炎密切接触人员集中医学观察点门口,44名观察点工作人员脱去了隔离服,聚在一起合影。这是他们并肩作战83天后的首张合照。就在29日,这里迎来了新冠肺炎密切接触人员首度清零。合影后,他们各自回家,和家人度过久违的假期。从2月5日连夜启用观察点、2月7日第一名密接人员入住,到4月30日观察点密接人员人数为0,从1到0,不只是一个数字的变化,更是44个人83天不分昼夜的坚守结果。

紧急启动观察点 偌大会议室只有一张白板

“你看我,还有肌肉!”记者见到周明俊时,他正在排着合影的队形,透过黑色的短袖,他和身边的同事打趣着自己身上的腹肌。站在他前面的姑娘正在抹着眼泪,听到他的话后破涕而笑。只要围在周明俊身边,似乎没有人是不开心的,今年50岁的周明俊说起话来声音清朗,行动起来迅速果断,“周主任是我们的主心骨。”在观察点里负责消杀的黄涛对记者说道。

周明俊是包河区常青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,疫情爆发后,他一直在社区进行疫情防控工作。每天,他都要随访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(以下简称“密接者”),观察、记录他们的身体状况。2月8日,周明俊正开着车,准备赶往下一户自我隔离的密接者家中,一通电话打来,改变了他后两个多月的生活轨迹。

“周明俊,现任命你为包河区密接者观察点副组长,请下午4点到达观察点,全面对接观察点工作。”接完电话,周明俊来不及多想,便立即告诉了爱人,简单打包了几件衣服,他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了观察点。

由于观察点启动紧急,一切工作流程和方案都未确定,为了尽快制定密接者接待和隔离等应急方案,周明俊和队员们连续三个晚上加班到深夜,每天睡眠不足五个小时。终于,一套精细、完整、可操作的观察点工作制度和应急处置预案被梳理完毕。走进观察点会议室,记者看到整整一面墙上都贴满了制度预案、分工职责,并详细地记录着每间房的布局和居住情况。

物资不够塑料袋来凑

把最大风险集中到一个人身上

方案中规定,一名密接者在到达观察点后,需要走特定的通道进入观察点内部,在入口登记信息、领取生活物资和房卡后,就要住进指定房间,待满14天观察期。在此期间,任何密接者不能踏出房门半步,每日的食物、快递和生活垃圾由观察点的消杀人员负责在房门口运送。走进观察点内,记者发现整个观察点被改造为“三区二通道”,4~6层作为密接者隔离观察区域,走廊里充斥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。地上铺满了一层尼龙布,每个房门前,都有一张圆形矮桌,这是用来每日分放生活物资的。3层作为工作人员休息和办公的区域,一层正门作为密接者专用通道,侧门作为工作人员通道,中间由隔板分成两个独立区域。

在观察点中的44名工作人员来自各行各业,他们有的是医生、护士,有的是公务员、警察、司机……根据每个人的职业特色和专长,这44名工作人员被分为健康观察组、疾控消杀组、心理咨询组和密接人员接运组等。在2月中上旬物资极为紧缺的时候,观察点的工作人员们用塑料袋和胶鞋作为防护;本来由三个人完成的消杀工作,由一个人去完成,这样就能够节省下两套隔离服……负责消杀的黄涛回忆起那段时光,觉得自己每天都像被裹在保鲜膜里,“穿着隔离服上楼消杀、运送物资,一次就要近两个小时。整个隔离服紧紧贴在身上,汗水就往下流,又闷又热又痒。”

但比起消杀组成员体力上的劳累,密接人员接运组的成员承担着更大的风险,因为组员负责接待密接者,需要直面接触密接者,而这个密接人员接运组里,只有周明俊一个人,这是他在第一天接手工作时就做下的决定。“我一个人负责所有密接者的接待,可以把其他工作人员的风险降到最低。”周明俊说。

日日问候 耐心对待

把手机号、微信号交给每位密接者

83天,197名密接者来往留去,在这里,他们消释了不安和惶恐,记住了感动和温暖。

“医生,我求求你,让我去医院照顾女儿吧!”2月初,一对从武汉来的母子住进了观察点,女子还没进门,情绪就很崩溃,一见到观察点的工作人员,女子便跪在地上,嚎哭不止。周明俊和同事上前安抚女子,询问情况,才得知原来女子一家四口连夜从武汉赶出来,想到合肥来投奔亲戚,不料丈夫和女儿被确诊为新冠肺炎,住进了医院,女子和儿子被送到了观察点。